使徒保羅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,因為遭受猶太人的苦害被迫與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弟兄姊妹暫時分離,那是「身體離開,心卻沒有離開」,縱然無法面對面實體相聚在一起,只是任何的距離都無法減退保羅對帖撒羅尼迦眾人的思念和關愛。我們應當學效保羅的榜樣,在新冠病毒的隔離下,在暴亂宵禁的日子裡,在居家隔離中仍舊活出主的愛。 1. 身體的分離卻是愈發思念(第 17 節) 2. 撒但的攔阻卻能更加堅定(第 18 節) 3. 所誇的冠冕、榮耀與喜樂(第 19-20 節) 耶穌再來的時候,甚麼是我們的榮耀?甚麼是我們的喜樂?
引言:使徒彼得的原名是西門(聆聽者)使我們想起申命記 6:4-9 節的經文(shama)。主耶穌卻給了約翰的兒子西門取了一個新的名字彼得(石頭),我猜想當時彼得一定不暸解為什麼主耶穌給他取名叫「石頭」。我想他也一定是再三反覆的思想主耶穌對他說的話,「你是彼得(石頭)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,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」(太 16:13-20)。也許直到他年老寫彼得書信的時候,他才體會到其中的意義,原來每一個信徒都是石頭,都是建造靈宮的活石。 (一)主耶穌是教會的房角石 信靠祂的人必不至失望 棄絕祂的人必然要絆跌 (二)我們同被建造在這磐石上 成為建造靈宮的活石 進入聖潔祭司的群體 (三)靈宮活石的生命操練 是經過雕塑的 (王上 6:7 彼前 2:1-3) 被香柏木遮蓋 (王上 6:18 彼前 1:7 彼後 1:4) (四)君尊祭司的職責 活出聖潔蒙愛的見證 宣揚上主的美德 應用,教會三 C 擴建工作是硬體的設備,目的乃是藉著建造操練我們的生命,也使我們可以更有效的宣揚主的美德。
今天我們處在一個後基督教文化的時代,我們面對強大,有組織的新文化的群體,透過政治、媒體和教育的力量,衝擊着基督徒的信仰,迫使基督教慢慢的被邊緣化。面對如此龐大而有組織的力量。基督徒憂心忡忡,有些奮起對抗,有些悲觀看待,有些視若無睹。這是新的問題嗎?其實不然,保羅早就提醒我們。 (一) 因為現近的世代邪悪 1. 邪悪:道德的腐化 2. 帶來對信仰的挑戰 (二)所以我們要謹慎行事 1. 不要像愚昩人 2. 卻要像智慧人 要把握時機(新譯本) 要愛惜光陰(贖回) (三) 要明白神的旨意 1. 不要做糊塗人 2. 要明白什麼是主的旨意(雅 1:5) 結語:我們要堅信神,福音是神的大能,能拯救,也有改變人的力量。(羅 1:16)
耶和華從錫安吼叫,從耶路撒冷發聲,在那如雷轟般的聲音裡,我們是否聽到上帝聲聲的嘆息?在一連串審判的宣告和刑罰之後還有恩典嗎?在黑幕低垂漫漫的長夜裡,我們還能期盼黎明的曙光?先知阿摩司給了我們什麼答案? (一)上帝「後悔」的慈愛 1. 蝗蟲和大火之災 (摩 7:1-6) 2. 耶和華就後悔 (創 6:6-7; 何 11:7-8; 摩 7:3、6) (二)上帝「不再赦免」的公義 1. 準繩和夏果的異象 (摩 7:7-9, 8:1–3) 2. 我必不再寛恕 (摩 7:8, 8:2) (三)上帝「難以置信」的恩典 (摩 9:7-15) 1. 神應許建造大衞倒塌的帳幕…
當先知阿摩司說預言的時候,以色列國進入了太平盛世,在外沒有敵國的攻擊,對內則安于一片昇平的景象。先知卻看到了以色列國的隱憂,他驚覺到有一股暗流,看到了一種不祥的兆頭。 以色列人有外患(摩 3:11, 12),也有內憂(摩 4:1-3) (一)安逸無慮的人有禍了(摩 6:1-7) ‧居安不思危,缺乏驚覺心。(摩 3:11-12) ‧安逸享受,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。(摩 4:1-6) 結果 -(摩 6:7-11) (二〉虛浮自誇的人有禍了(摩 6:13) ‧沾沾自喜,以為人定可以勝天。 結果 -(摩 6:14) (三)二個奇特的問號: ‧馬豈能在岩石上奔跑? ‧牛豈能在崖石上耕種?(人會用牛耙海嗎?- 新譯本) 聖經中也有些令人深省的問題: ‧人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?(來 2:3) ‧我們可以仍在罪中,叫恩典顯多嗎?(羅 6:1) ‧一個人可以事奉神,又事奉瑪門嗎?(太…
國語堂